两岸四地及热点研究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南豆各庄6号院京城雅居
电话:010-58618899
传真:01058618328
E-mail:bjtgajlcjh@163.com
邮编:100023
您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两岸四地及热点研究 > 理事专栏
王振民: 回归20年香港法治更加巩固提升
王振民: 回归20年香港法治更加巩固提升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吕英杰 刘 林
 
        [导读]紫荆网6月5日郑州电:由中国法学会主办的“庆祝香港回归二十周年法学研讨会”5日在河南郑州召开,香港中联办法律部部长、香港基本法澳门基本法研究会会长王振民说,香港回归二十年,一个重要亮点就是香港继续维持了良好的法治和高度的司法独立,这个成绩足够可以和20年取得的经济成就相媲美。
 
        紫荆网(记者 吕英杰 刘 林)6月5日郑州电:由中国法学会主办的“庆祝香港回归二十周年法学研讨会”5日在河南郑州召开,研讨会由中国法学学术交流中心、河南省法学会、中国法学会台港澳事务办公室、中国法学会香港基本法澳门基本法研究会、中国法学会法治研究所共同承办,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联络办公室法律部给予支持。本次研讨会的主题是“香港法治的现在与未来”。香港中联办法律部部长、香港基本法澳门基本法研究会会长王振民出席会议并作主旨发言。
        王振民表示,香港回归二十年,我们不仅保持了香港经济社会的繁荣稳定,二十年成就还有一大亮点就是香港继续维持了良好的法治和高度的司法独立,这个成绩足够可以和它的经济成就相媲美。
        王振民指出,二十年的实践证明,回归后香港的法治得到不断巩固提升。国家非常珍惜香港的法治,尽力维护香港的法治。
        王振民介绍,回归后香港法治面临的一个重大课题是,不变的法治主要是普通法,如何适应变化了的新宪制。根据基本法,香港维持普通法不变,也就是法治维持不变,但香港法治最高层面的法律发生了变化,也就是宪法发生了变化,由英国宪法变成了中国宪法,由回归前的宪制性文件变成了回归后的香港基本法。这对于香港的立法、执法和司法包括法律服务,都产生重大的影响。
        王振民说,在立法方面,特别行政区尽管被授权拥有立法权,但是香港所有的立法都要报全国人大常委会备案审查,人大常委会如果发现有本地立法违反基本法,人大常委会有权退回,但不作修改。被退回的法律在香港就自动失效。也就是全国人大常委会掌握了对香港立法的事后否决权,可以否掉香港的立法。尽管过去二十年没有行使这项权利,但是这个宪法制度是存在的,这是回归以前香港没有的。另外,香港实施的法律并非全部由香港立法会制定,全国人大常委会有权将有关的全国性法律列入基本法的附件三在特区实施。
        对于司法机关,面临最大的课题就是人大释法,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基本法的解释是回归前没有的。回归后香港取得了司法终审权,才真正建立起完整的司法体系,这是回归前没有的,回归前打终审要跑到伦敦去,回归后才有自己独立的司法体系。但这个司法体系要接受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基本法的解释。二十年来我们见证了香港的司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释法之间漫长的对接过程,最终完成了这个对接,适应了“人大释法“这个新的宪制安排。这是非常成功的制度构建。
        王振民认为,无论香港的立法、行政或者司法机关,都既属于地方自治政权,同时也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权架构的一部分,没有因为高度自治,就成为自外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权的独立政权,因此一定要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意识,要自觉扞卫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
王振民说,二十年来香港法治也遇到了一些挑战。第一个挑战,近年来香港法治越来越受到政治化的影响,依法办案变得非常困难。特区政府对于严重违规违法宣誓议员的依法检控、对于参与”占中“首要人士依法提起检控,就被批判是“政治迫害”。为什么别的人违法犯罪,检控没问题,但是这些人违法犯罪就不能检控,一检控就是”政治迫害”? 不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吗? 这是对法治很大的挑战,对法官和检察官形成了很大的政治压力,严格执法司法变得很困难。
        第二个挑战,我们一直以香港法治健全而骄傲自豪,但是我们也要认识到香港的有些法律也是不完备的,比方说近年来立法会反复”拉布”,人为地拖延法律的通过,使得香港的一些法律落后于世界。去年立法会就拉布否决了《版权条例》的修订,香港的版权条例是非常落后的,有些法律远远落后于时代,但因为一些议员反对,就是改不了。这严重阻碍了香港法治的进步完善,阻碍了社会的进步。
        第三个挑战,由于2014年的非法“占中“事件,由于它是公开、公然、故意地破坏法治,对社会特别是青年人是极坏的示范。在香港,申请正常的游行示威非常容易,但就是不申请,就是故意违法犯罪,就是要采取这种非法的形式,达到政治诉求。这对香港法治的冲击非常大。如果政府还不能检控,法不责众,以后在香港违法犯罪没事了,这对法治是极大的伤害。
        第四个挑战是资源投入不够,尽管香港法官、检察官待遇很好,看起来很好,但我觉得还不够,不足以让那些优秀的法律人才加入到法官检察官队伍,现在法官检察官短缺非常严重。也包括司法机构的硬件建设,法庭不够用,很多案件为什么拖那么多年?有些是有了法官但是没有审判庭,只能是排队等候。
        王振民指出,展望未来有两点应该看到,一是要进一步适应回归后新的宪制,需要我们更深地认识国家宪法,认识基本法。二要全面认识国家法治建设取得的成果,要看到国家法治建设过去二十年跟香港法治是同步进行的,也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不能只看到落后的地方,也要看到进步的地方。特别在司法改革方面,2014年十八届四中全会后这一方面的成就是非常大的,国家法治和香港法治共同进步,共同发展,共同为“一国两制”的事业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作出的贡献。
新华网| 北京金方时代| 北京市台湾同胞联谊会| 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 全国台湾研究会| 人民日报海外网| 今日中国|
版权所有:日博体育投注官网_日博无法提现_日博体育在线网址   京ICP备13040061号-1 http://www.miitbeian.gov.cn/publish/query/indexFirst.action